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发布时间:2019-08-08 15:01:15 来源:山川网 关键词: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原文标题: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原文发布时间:2018-10-18 16:40:21
原文作者:山川网。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山川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罗永浩的锤子,又到了“生死存亡、断崖前夜”了。当然了,这话显然不是我说的,而是大波财经和科技媒体共同实锤的。

几天前,《财经》推出了一篇《锤子裁员真相:多条后路被堵 资金负担沉重》,报道中显示,15日,锤子科技成都公司其中一处办公地点解散。一位接近锤子科技的人士透露,一度被罗永浩视为能够挽救锤子科技的CTO吴德周,已经计划离开,锤子上海子公司月底也将面临解体。

对此,锤子方面表示传言不实,罗永浩则在微博上延续应对所有有关锤子科技负面新闻的态度,表示新闻是假的。

我们不讨论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产品,只从业绩来看。锤子科技自2012年创业至今,连年亏损,从未盈利。2016年9月,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份招股书显示,该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

后来就发生了非常著名的成都市政府“招安”锤子科技事件:2017年8月,由成都市政府6亿人民币领投,锤子科技获得10亿人民币的战略融资,这也是锤子科技的最后一笔融资。成都方面的“苦无独角兽企业久矣”对上了锤子方面的“资金链断崖前夜”,促成了这次“合作”。

01

东北双雄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我觉得要谈罗永浩,有另外一个人是非常适合并列讨论的,就是著名的前币圈大佬李笑来。之所以说是前币圈大佬大佬,是因为9月30日凌晨1点半,李笑来突然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

从今往后,李笑来个人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因此,若是你再看到李笑来被站台(之前就长期被站台无数,说99%事实上绝对不过分),就直接忽视罢。我准备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至于下一步干什么,没想好呢。?另:废话,我依然长期看好区块链。

至此,一代“割韭菜”宗师宣布金盆洗手,漂白上岸,身后留下了的一众信徒们的高山仰止和被骗者的骂声如潮。为什么把李笑来和罗永浩并列,因为这二人是近几年来,少见的活跃在中国互联网的东北商业公众人物。

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两个东北人身上,我们其实可以观察到的东北问题,远比普通人想象中多得多。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今年三月,i黑马曾经推出过一篇标题为《东北名师与他们的信徒》的文章。其中有非常多关于罗永浩和李笑来的前尘往事。这篇文章嬉笑怒骂,非常精彩,推荐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这里我们只摘出一些值得一读的片段:

1972年,东北吉林省延边州诞生了两个有为青年,一个是罗永浩,一个是李笑来。

不可否认,罗永浩的忽悠、洗脑和讲段子的能力很不错。第一场“相声大会”的直播累计观看274万人次,开创了中国科技类活动累计观看直播人次最高,和在线观看直播人数最高两项纪录。

就在罗永浩和自己“信徒”们谈论锤子手机时,李笑来在另一个地方和自己的“信徒”谈论起比特币。不仅在比特币上收割人肉。李笑来在罗振宇的得到上也开辟了专栏,名称就叫“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有千万的粉丝,据说完成了几千万的变现。

某些时候,“知识付费”真应该改叫“智商付费”。现在,不知道这些粉丝通往财富自由了没,反正李笑来是通往财富自由了。即使他那六位数的比特币是假的。

再看罗永浩,收割“信徒”的能力显然比李笑来差了不少。前不久还放话“不要轻易说逃离北京,没出息,我不会走的。”到了2017年年底,罗永浩就宣布锤子科技将把总部迁到成都。

不知道罗永浩对于李笑来的“骗局”有没有话要说。会不会像当年,撕方舟子那样,对李笑来个大义灭亲。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只看上面那篇,显然还是有些不过瘾的。就在几天前,砍柴网又推送的一篇标题为《东北双雄:李笑来与罗永浩的得失逻辑》的文章,这篇显然就没有上一篇那么精彩,但是胜在其中有一些更简单直接的人物定性值得分享给大家:

李老师的第一桶金发生在 1993 年。当时他还在长春读大二,偶然的机会获得了帮商铺招商的资格,李笑来负责策划、坐台,正在辍学的罗永浩帮忙他找媒体投放广告,最后赚了 2 万块钱。李老师分文未取,而是让甲方拿商铺柜台置换。眼里有钱,是李老师的天赋异禀。

很长一段时间内,罗永浩对钱无感,眼里只有诗与远方。无论是在天津摆地摊卖光盘、还是去上海干传销,老罗始终没有丢掉自己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的尊严,《埃兹拉 · 庞德诗集》、《萧伯纳文选》,抑或英文电影、英文歌曲,信手拈来,人在情趣在。

以结果论,到 2001 年先后加入新东方为止,罗永浩与李笑来的谋生之路都不算成功,甚至可以用失败形容。老罗除了收获一堆书,什么也没有存下;李笑来要面对父亲病重、做生意被骗等人生难题。两个东北老乡,在而立之年开始闯荡京城。

但与很多有了钱的东北老乡不一样,罗永浩、李笑来没有去三亚买房,而是选择创业,即进入流量变现模式。这是一条典型的东北人致富路径。从赵本山到 MC 天佑,无不是借助新兴的传播渠道完成自身 IP 的打造和强化。赵本山借助当年的央视,MC 借助草根聚集的直播平台,而罗永浩和李笑来,则是借助新一代的精英。没错,正是韭菜当中的战斗机。

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难出 BAT。不管未来如何,罗永浩 + 李笑来至少已经证明了东北军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不可或缺的存在。作为自张作霖、赵本山之后最有势能的北漂,罗、李肩上的担子还很重。

02

东北企业家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以上,我们花费了这么大的篇幅用来介绍和分享罗永浩和李笑来两个东北人的发家史,显然不仅仅是一篇投资“防骗指南”。而是引导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在当下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明星企业家和明星企业辈出的时代,你是否能够想得出,某个全国知名的东北企业家或东北明星企业?除了前不久出了天大事儿的长春长生以外?

你现在到百度上搜索关键词“东北企业家”和“东北互联网公司”两项,能够得出的结果并不多,而且近乎都是令人感到伤感和失望的内容。不过由于这次搜索,倒是又发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今年六月份的时候,米宅米宅推送了一篇标题为《悲伤在于,40年来,东北没有企业家!》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内容,就和我们今天想要分享的主题关联性很强了,分享给大家: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从1992年至2002年,仰融用了10年时间打造了一个以华晨汽车为主,包括至少4家纽约、香港、上海上市公司、大量非上市公司、资产一度达到300亿人民币,被人称之为“华晨迷宫”的华晨系。经过多番布局,华晨旗下已有金杯客车、中华轿车、宝马项目、金杯通用、三江雷诺“五朵金花”,旗下业务则涵盖整车制造、发动机生产、零部件供销以及汽车分销等领域,被同行惊呼为“第四汽”。在华晨迅猛的发展背后,则是必然的走向全国布局,去东北化的阶段。但这与地方上的利益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仰融准备收购英国罗孚汽车。罗孚在二战时曾为军方生产过喷气式发动机,当时陷入了财务困境,正在全球寻找买家。汽车发动机这种战略级的核心项目,仰融执意将其选址浙江宁波,而不是辽宁沈阳。这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形同多年养了一个白眼狼,这彻底让双方的矛盾激化到了顶点。这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尚方宝剑在蠢蠢欲动。

终于,在陆续经历了资产清查、职务解除、出走美国、被中国辽宁省政府刑事批捕之后,一代枭雄在日出东山、蓬勃欲发之时,忽然折翼。

中国汽车行业的前途和未来,也因此受挫,对中国汽车行业影响可谓深远。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辽宁惩办仰融并剥夺其股权的理由。但事实上,仰融在沈阳金杯汽车的股份无比清晰。在这件事上,蛮横的国家意志与沉重的“姓公姓私”大棒,对经济规则采取了无所忌讳的肆意践踏。从此,一个幽灵被彻底释放,它权利庞大,意义深重,一直盘旋在中国经济之上,盘旋在中国早期企业家的心头。

03

东北互联网行业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东北有没有像样的互联网公司,都只能打个问号。

首先能够达到全国广泛使用规模的“东北籍”互联网公司和产品,我们基本是看不到的。小范围的,局限于东三省使用的,很多外地朋友也不会有太多的了解。

但是,同样还是米宅米宅的那篇《悲伤在于,40年来,东北没有企业家!》中,其实提到了一家东北人创办的互联网公司。注意,我们说的是“东北人创办”,而非“东北互联网公司”。这家名为丁香园的互联网公司,现在是十足的杭州企业。

2000年,25岁的李天天正在哈尔滨医科大肿瘤免疫学专业读研究生,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那年4月,哈尔滨的市花丁香花开满了大街小巷,李天天创建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就因此被命名为丁香园。

丁香园只是李天天众多想法之一。他还在哈尔滨开了英语培训公司。那时,一对一的外教课在哈尔滨还是新鲜事,因此迅速打开了市场。可很快,属地派出所、税务局、各种政府办事人员都找上门来,说是来看看企业发展,实际是带自己的孩子免费蹭课。丁香园的前置审批也遇到了麻烦。李天天拿着申请交到了当地卫生行政管理部门,但对方并没有直接受理,而是送他两句话:“你的想法很前卫,但有知识的人不上网。”在四处托人找关系的一年后,网站审批终于办了下来。

2004年,李天天离开哈尔滨,前往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深造。走的时候,他把丁香园的服务器一起打包带到了北京。后来丁香园的杭州版主对他说,杭州政府对创业的支持力度很大。于是,李天天去了杭州。2006年,丁香园在杭州正式成立。他们最初的办公室是一间出租屋,一间不到20平米的卧室。三个月后,一位杭州市科技局的副局长听说了丁香园,就为他们在杭州市科技局的五楼,租借了一间70平方米的办公室。

在2008年,丁香园的资金链还是差点断掉。很快,一些投资人开始与丁香园接触,彼时活跃的风险投资以外资为主,但外资进入速度较慢。在北京,企业搞定这些流程要花3-6个月的时间。但没想到,从丁香园开始整理资料递交给杭州外汇管理局,到最后DCM中国投资的A轮200万美金入账,只用了18天时间,实际的行政审批只有8天。

李天天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在其中某个环节稍有延误,对企业的影响难以预料。来杭州创业十一年,丁香园从最开始的三个人成为员工逾千人、已经实现规模化营收和盈利的中型互联网公司。

04

企业家的集群效应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关于中国的商业和商人,历史上曾经诞生过“十大商帮”的说法,即广东粤商(分潮汕商帮、广府民系)、山西晋商、安徽徽州徽商、陕西(秦商/关陕商人)、福建闽商(分闽南商帮和闽东商帮)、江西赣商、江苏苏商、浙江(宁波/龙游)浙商、山东鲁商等。

你仔细看这些商帮的分布,就会发现他们大致上还是均匀分布的,也就是中国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诞生过商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这些商帮的产生和繁盛,普遍都在民国之前。

在旧的生产力时代(一直持续到前工业化时期),中国的商业其实是呈现很强的地域壁垒的。这种壁垒首先是因为在交通不便,信息不通的传统商业时代,远距离的商业和贸易难度的成本还是非常高的,这点大家都很容易理解。

其次是人为原因。比如你是做工业贸易的,如果你生产的商品在想要打入的目标市场区域也有本地品牌,那么当地政府为了保护本地企业的发展,就可以通过政治手段人为设置壁垒。

但是这件事儿到了互联网时代,显然旧的玩法被彻底打破,商品和贸易上网之后,既有的线下阻碍被打破。此时,哪个区域企业实力真的强,哪个区域企业家管理能力真的厉害,一目了然。

企业家的集群效应,除了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些区域从古至今都重商擅商之外,另外一个巨大的原因是,一旦一个地区有了一家行业龙头公司,那么这家公司本身就会成为创业创新的孵化器。公司的高管会不断再创业,形成竹林效应。

更为关键的是,相比旧的商业时代,互联网时代对投资推动的依赖很强。同样一个项目和想法,在拿到投资和没有投资的背景下,进度是截然不同的。而对于新创业公司的投资,很大的一个来源就是已经成功的企业家。

通过投资,一个地区的企业又会形成威力更强的商业生态链,进而在这个领域形成绝对的垄断。所以这时我们再回看本文开篇时讲到的罗永浩和李笑来,其实他们的创业成败,早在一开始就一定注定。

罗永浩即使再有情怀,进入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硬件这一高门槛技术领域,也只能被现实打得惨不忍睹。而李笑来所谓的知识付费,其实无非还是和东北最流行的“轻工业直播”性质相同的,粉丝表演经济翻版。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的是罗永浩已经尽力,只是他选错了方向,在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逆势而为,终而徒劳无功。而他的老乡李笑来,则是为了赚钱牺牲掉了所有的尊严和人格,远比罗永浩可怜得多。

本文引用素材:

《锤子裁员真相:多条后路被堵 资金负担沉重》·《财经》

《东北名师与他们的信徒》·i黑马

《东北双雄:李笑来与罗永浩的得失逻辑》·砍柴网


正文完,原文标题: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又到生死时刻,东北人真的不适合做企业家吗?
原文发布时间:2018-10-18 16:40:21
原文作者:山川网。

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本文关键词:纪晓波东北发家史
猜你喜欢